太原钢铁(集团)有限公司
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企业动态 > 因为我是诗人

因为我是诗人

时间:2015-11-23 21:40 来源:未知 作者: 点击:
因为我是诗人 我不想失眠,在每个夜晚来临的时候。总是爬在床头想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,是因为我是诗人的原因么?我想不是!诗人是不是注定该孤独寂寞,是不是该注定白痴般的疯狂?我想也不是!
  这时候,我可以选择写作,拿起笔写一个个关于风花雪月的事情,写一个个关于生活中的点点滴滴。这些纪录有时候自己看着看着好似成了生命中最后的绝笔。我想那样也好,我死得是多么的潇洒,留给世人一片遐想。如海子的卧轨自杀,三毛的长筒袜,川端康成的吸着莫名的气体离去!但是,我还不敢做到真正的死亡,我深深的恐惧,还有深深的牵挂。所以,我只有这样失眠的活着,哪怕只是活在自己的文学梦里。我可以在文字里洒脱的死,洒脱的活!
  这时候,我也可以选择喝酒,酒醉三分,在蒙胧中编织着自己的网,一张巨大的网。大得可以笼住整个世界,可以笼住爱情,亲情,友情。酒醉七分,我或许还不能安然入睡,我可以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语,可以骂那些肮脏的人和事,可以和我梦里的大师一膝长谈,可以和我梦里的情人缠绵呓语,可以和我梦里的文字一起在百慕大做一次冒险行动。我也可以酒醉十分,麻木的死去,吐得天晕地暗,吐着垢物,也吐着别人读不明白的心事,然后我再慢慢的清醒。
  这时候,我可以选择抽烟,文字不都是烟薰出来的吗?我自认为!在吞吐间有谁可以理解我的烦忧,烟雾有时候像省略号,有时候如句号。我可以随意的幻想,想着一些古老的传说,想着那些标点符号里的含义。然后坐在摇椅上慢慢的摇,慢慢的摇,直到天荒地老。
  这时候我同样可以选择喝茶,理解着水和茶叶的关系,看着茶叶在水中缓慢的散开,水的颜色由淡到浓。然后细细品尝,感觉喉管里如李煜当年的愁似春水东流。最后微闭着眼睛等待这个夜晚的黎明。
  我不想在这样的一个夜晚失眠,可是没有办法,因为我是诗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