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原钢铁(集团)有限公司
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企业动态 > 策划拍卖民营医院

策划拍卖民营医院

时间:2015-10-14 17:41 来源:未知 作者: 点击:
摘要:北京环球中医医院,近日突然声名鹊起,全因一场策划出来的经营权拍卖活动。虽然在多家媒体以“国内首次拍卖民营医院”相继报道后,拍卖随即被卫生部门叫停,但是民营医院活跃的私下交易随之浮出水面。
北京环球医院拍卖经营权被卫生部门叫停,改为拍卖99%的股权。这起策划活动背后是民营医院活跃的交易。南都制图 何欣
  北京,地铁五号线立水桥站西北方向约1公里,一家小小的民营医院??北京环球中医医院,近日突然声名鹊起,全因一场策划出来的经营权拍卖活动。虽然在多家媒体以“国内首次拍卖民营医院”相继报道后,拍卖随即被卫生部门叫停,但是民营医院活跃的私下交易随之浮出水面。
  “首次拍卖”
  300万,这是环球中医医院(以下简称“环球医院”)在北京佳士凯国际拍卖公司开出的起拍价。
  这家医院占据了北京昌平区东小口镇的一个楼盘底商上下两层,1000平米的空间。门口的电子广告里闪着“妇科检查”、“中医诊疗”。医院地上的两层空间,被以简易建筑材料分割为输液室、内科、外科、口腔科、中医科等十几个诊疗室。医院有4名常驻医生,另有数名行政护理人员。11月22日的下午,整家医院空空荡荡,1名女病人正躺着,还有3名医生及行政人员驻守。
  今年8月15日,这家医院才领到“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”,成为非营利性民营一甲医院。商铺是年前刚租下的,院方称租期15年。此前10年,它是一所附近社区的门诊部。虽然紧挨着居住人口约30万的天通苑社区,周围居民很少会留意到这里还有家医院。但在百度搜索中打入医院名称,这家医院的网站排名在首位。网站上贴着十几位中外医生的集体照,医院有几栋大楼和花园,与真实情况完全不符。
  环球医院归属北京环球集团公司,总裁简政荣毕业于清华大学机械系,2006年当选为昌平区政协委员。环球集团创建于1991年,从一个电器厂开始,发展为涉及汽车生产、保修设备、酒业、文化产业等领域的十几家子公司,近年简政荣还包下昌平区的两个旅游景点开发,同时涉足房地产业。
  负责接待访客的杨先生称,简政荣想转让环球医院,完全是因为公司业务过于庞杂,没有精力继续经营。佳士凯拍卖公司总经理赵晓凯说,简政荣向他提出可否拍卖医院时,他查了一下媒体报道,发现没有拍卖民营医院的先例,建议一试。
  赵晓凯非常自豪于自己的策划能力,他在电话里和南都记者强调:其他拍卖行都只拍实物,而他善于拍卖无形资产。关于他的百度百科词条里,第一行就写着“中华第一策划人”。每年,媒体都有关于他的策划活动的报道。
  2008年,他远赴肯尼亚给奥巴马的继祖母赠送中国产的保暖内衣,到西班牙为萨马兰奇庆祝88岁生日;2011年,他举办中国首次特殊人才拍卖会,将上世纪90年代的红人“点子大王”何阳拍出了100万年薪。
  一直回避采访的简政荣始终不愿露面。1993年代离开浙江省开化县组织部的赵晓凯说,他们两个人自觉对政策的把握比较敏感准确,年初北京鼓励民营资本进入医疗行业,简政荣认为拍卖即便违法,也不会是太严重的事,所以才放手一搏。拍卖内容包括经营权、医院资产和房屋租赁权。
  11月14日,《北京晨报》最先报道这场拍卖,北京昌平区卫生局即刻打电话给简政荣,提醒他要多“了解政策,谨慎拍卖”,但简政荣隐瞒了这个情节,随着多家媒体的相继报道,环球医院的名字逐渐出现在大众眼前。11月19日上午,昌平区卫生局正式通知简政荣不能拍卖,直到当天晚上,赵晓凯才公布此信息。拍卖经营权被叫停后,拍卖内容被变更为“99%的股权”。
  转让技巧
  “如果没有媒体报道,我路过无数次,都不知道这里有家医院!”11月22日下午,一家投资公司的一行4人,走进了环球医院。
  据业内人士估计,环球医院现有的固定资产仅价值10万。300万的起拍价看似有些狮子大开口,但投资人们兴趣浓厚。
  一名决定参拍但不愿透露身份的投资人告诉南都记者,他们公司准备投资养老业,需要一家医院为养老院做配套服务。若从头开始申请执业许可证,至少需要半年时间,再加上寻找场地、开设医院,至少需要一年,若能买下一家现成的医院直接经营,可大大节省精力。他们计划在附近买楼,作为住院部,将这里开设为接收病人的窗口。
  昌平区卫生局和北京市卫生局均向南都记者表示,依据《医疗机构管理条例》第23条,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不能出卖、出借和转让,叫停拍卖正依据此条法律。北京市卫生局的一位工作人员解释说,像这种情况,环球医院应该注销执业许可证,投资人要重新申请许可证,作为非营利性医院,获得卫生部的许可后,还需经民政部门审核。
  赵晓凯说,实际操作不必这么麻烦。改为拍卖股权后,执业许可证上的法人名字先不用改,而这个也不侵犯投资者的利益,遇到事故,责任由法人承担,与投资者无关。前述不愿公开姓名的投资者也称:“控股51%以上,医院就归我们实际掌控了,法人名字改不改无所谓。”
  而数名业内人士透露,民营医院的转让其实可以通过变更许可证内容得以实现,这已是公开的秘密。出让医院后,新投资人可以向卫生局提出申请变更医院法人代表、经营场地,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周子君解释说,卫生局负责监管办医条件和资质,如果新东家完全符合条件,卫生局会允许变更许可证的内容。
  民营医院的私下转让在业内其实相当活跃。登录华夏医界网、58同城等网站,就可以发现几乎每天都有民营医院在寻求转让、合作或托管。一些转让信息内直接写明,可变更法人、医院名称和诊疗内容。山西运城的一家地级市医院尚未结束装修,医院的审批手续还未完成,院方就开出150万元的价格,寻求转让。
  对于有业内人士认为,民营医院就是私人公司,产权人理应可以随意转让,但周子君表示,既然现有法律规定许可证不能出卖出借和转让,卫生局叫停拍卖是依法行事,这无可非议。环球医院10万元的资产以300万元起拍,吸引人的就是那张执业许可证。医院实际上可以通过变更法人实现转让,这场拍卖在周子君眼中,就是一场纯粹的策划活动,抓人眼球。
  民营医院未来
  民营医院活跃的交易背后,是国家对民营资本进入医疗领域的鼓励姿态。
  今年年初,医疗卫生被国务院纳入向民间投资的七个重点领域之一。参与医改的学者们普遍认为,社会资本的投入有三个好处:首先,政府对医疗资源投入严重不足,一般仅占公立医院收入的10%以下,公立医院9成以上的资金要靠自己争取,逐利的动机,严重影响了公立医院本该有的公益性质,而社会资本的投入有助于缓解这种压力。第二,通过民营医院和公立医院的竞争,促进医疗服务水准上升。而且,民营医院可以满足民众多层次的服务需求,比较理想化的设计是,公立医院以低价保障民众最基本的医疗服务,如果有特别需求,可以在民营医院获得这种服务。
  卫生部部长陈竺年初也提出,像康复医院、护理医院、老年病和慢性病诊疗,这些医疗服务的薄弱领域,特别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进入。但某些民营医院的不佳声誉,妨碍着这个行业的健康成长。
  这不完全是民营医院自己的责任。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李玲曾表示,一方面,近30年,国家一直鼓励民营资本办医,现在很多民企变成了跨国公司,但几乎没有一家民营医院能变成综合性大医院。原因在于,办医院不仅仅要有钱,还要有团队合作,一家大医院,每个医生都是知识分子,如何形成团队,还要长久投资建立品牌,非常难。另一方面,中国目前的医疗服务市场存在过度竞争,公立医院每一家都是自我经营,都在竞争,民营医院处于弱势,吸引不到人才,于是开始靠不规范的行为生存。
  环球医院作为一家非营利性质的民营医院,按照民政部的相关规定,医院的股东不可以分红,所有盈余要全部投入医院使用。但其实这并不妨碍所有者从中获利,一位投资人表示,即便将所有盈余投入医院,医院可以买车买房,转让时,这些就是固定资产,可以立刻折现。
  投资人的逐利心态无可指责,北京律师张浩然,曾上书国务院要求修订《医疗机构管理条例》,他认为,随着国家放开民营资本进入医疗领域,民营资本实质上也已自由出入医疗领域,政府部门应该加快修订法律,进行规范管理。因为医疗行业如此特殊,只有规范化才能保障民众的安全健康。
  不过就环球医院而言,抛开背后的这些问题,这次策划活动显然让它声名鹊起。赵晓凯说:“经过这次拍卖,这家小医院得到那么多媒体报道,现在已经有30多家有意竞拍,拍卖额能增加100万都不一定,这是无形资产。”
  南都记者王骞发自北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