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来一年获益的几率就越高

  做股民,选股很重要,进场时机也很关键。如果想预测长期回报率,那一定要试试经周期调整的市盈率。

  英国《金融时报》文章称,以估值衡量,美国股市估价过高了。耶鲁大学教授Robert Shiller所创设的经周期调整的市盈率显示,过去十年,美股正处于2000年纳斯达克泡沫以来的最贵水平。该指数通常作为股票估值评估的标准。(与传统经济学定义的市盈率相比,经周期调整的市盈率通过将标准普尔500指数除以平均十年收益计算得出。)

  这种观点近期招来了猛烈的抨击。普遍的反对声音是:会计准则已经改变,这使得每股收益看起来比以往更低,因此推高了市盈率。但即使依照明年的收益来计算市盈率,17倍的市盈率看起来也很高。

  此外,市场还非常担心标普500指数即将迎来10%的修正(或者说从峰值至少下跌10%)。标普500指数出现明显而持续的上涨。自从四年前标普公司下调美国主权信用评级,从而导致基准股指出现修正以来,标普500指数的上行趋势已势不可挡。随着分析师大幅下调盈利预估,疲弱的美国经济数据,尤其是美国一季度GDP增速数据,以及对美联储加息的紧张情绪,均会使得美股出现修正—尽管到目前为止,尚未出现修正迹象。

  虽然如此,但美国股市仍接近纪录新高。这不应当令人感到意外。估值在短期内几乎或者毫无用处。

  下图的巴克莱数据显示了美股历史市盈率和收益的表现,追踪了美股自1988年以来,每达到一个级别的市盈率和此后连续12个月的回报情况。可以清楚地看到,在估值达到16倍、17倍、18倍之后的一年间,回报率从未出现负值(下图紫色区域)。

  然而,标普500指数的回报率的确曾经有一次在市盈率达11倍之后的一年下跌了,并在触及15倍之后承受了8个年度的下跌。美股收益率经常从市盈率达到19倍或更高之后出现下滑。因此,这样的数据有力地表明,估值在预示当前的短期修正机会方面毫无帮助。

  再来看看每一个市盈率之后一年的平均收益情况,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关联—买入时的市盈率倍数越低,未来一年获益的几率就越高。但这种关联性飘忽不定,因此几乎没什么用处。奇怪的是,在市盈率处于25倍之时,随后一年的平均收益率都接近4%。这比其他低市盈率的回报要好得多,表明一旦市场处于泡沫之中,就会在泡沫里停留一阵子。

  Shiller教授的创设的市盈率也好不到哪里去。当用它来预测接下来的一年,估值就失效了。

  但如果拿来预测更长时间的收益,结果就不同了。用投资管理公司Research Affiliates首席执行官Rob Arnott的话来说,Shiller教授创设的市盈率指标在预测未来十年的回报方面有着“惊人的能量”。美国量化对冲基金AQR所做的研究结果显示,将Shiller市盈率的历史数据划分为十等份,观察其后十年的回报,会发现两者几乎呈现线性关系—买入时的市盈率越低,随后十年的实际回报就越高。

  那是否意味着我们应该完全撤离标普500指数呢?答案是否定的。即使在最糟糕的情况下,标普500在接下来的十年实际上也是趋于上行的。时而完全退出市场是危险的。同时,估值还应当考虑资金成本。Shiller教授将自己创设的市盈率指标和长期利率制作成了图表。资金成本越低廉,投入股市就越有意义。当然,同期利率也要很低—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目前几乎在2%左右。

  那么,对于估值数据,我们是否就束手无策了呢?那些看到十年且能够在多个市场投资的人,可以依照Shiller市盈率从较为昂贵的市场转到相对便宜的市场中去,比如从美国换到其他地方,尤其是欧洲和新兴市场。

  要判断这些,四个月的时间过于短暂。但是,很多人喜欢看短期的市场波动,他们注意到,标普500指数已经在过去几周明显开始表现不佳。估值不可能告诉你什么时候这会发生,但它将帮助资产配置者稳定地操作他们的证券资产组合,以利用它的优势。